亞洲補習班趨勢,明星老師催生優績學生 | 課錄系統,補課系統,錄播系統,錄課直播系統,HD高畫質補課系統,藍眼補課,藍眼補課系統,補習班補課系統,上課錄影 - 藍眼科技集團
記者林奕凡/亞洲綜合報導

亞洲補習班趨勢,明星老師催生優績學生


在亞洲國家社會中,教育制度偏重「考試成績決定個人的前途」,往往視成功與考試高分為正比。家長擔憂孩子輸在起跑點上的心態,以及在這個大學學位越來越普及的年代,為補習業帶來了源源不斷的利潤。

因此,補習機構紛紛推出明星式教師,擁有亮麗外型的他們吸引了大批學生湧入他們的課程。

綜合英國廣播公司(BBC)中文網和中港媒體報導,在香港,補習班的明星老師梳著精緻的髮型,穿著設計感十足的服裝,爭相在購物中心和巴士車身的大海報上擺造型。

但他們既不是電影明星,也不是名模,而是香港最頂尖的補習老師,幫助莘莘學子提高考試成績。

這些明星教師們被年青人視為偶像,他們的收入也和其明星地位匹配,有些人甚至已成為百萬富翁,定期出入各大電視秀。

外型實力缺一不可

26歲的莫凱麗(譯音)是全港最大補習機構之一英皇教育的「補習天后」。她說:「如果你想要成為頂級補習老師,年輕和魅力絕對能夠助你一臂之力,學生會很關注你的外形。」

她表示,名牌服飾不僅為了打廣告,還為了讓學生們看到她在課外時的樣子。但莫凱麗補充說,若沒有在教學中幫助學生提高學習成績,她是不可能如此受歡迎的。

來自遵理學校的伍理查(譯音)被認為是明星補習的創始人。這位前中學教師稱,他的靈感來自於為他的表演藝術家妹妹拍照的瞬間。 他認為,「學校的老師看起來都一樣,很沉悶。」他的形像出現在特製的活頁本、資料夾,甚至圓珠筆上。這些小物件變得異常流行後,他在年輕學生心目中已宛如一顆搖滾明星般受崇拜。

香港特有現象

根據香港青年協會的統計,有超過一半的香港中小學生,放學後都上補習班。因此,各家補習機構各出奇招,以鋪天蓋地的宣傳攻勢招徠學生。 補習機構的廣告多以幫助學生考試獲得多少個A作招徠,證明補習機構主要為考試而開辦,學生花錢補習的目的也就是為了應付考試。

尤其是部分補習機構據說能神奇地猜中題目,相關老師更容易受到追捧。補習機構也刻意將他們塑造成明星,由此造就大量「補習天王」、「補習天后」,這恐怕是香港的獨有現象。

香港最近把類似於英國GCSEs和A-levels的考試制度,換為單一的升學考試,更導致了補習教育的「大爆炸」。

有些學生只參加明星教師的課程,或者觀看其課程錄影,有些人還進行了「課外」附加活動,比如和明星教師們通過社交網站臉書和郵件互動交流。

學校教學手法枯燥

香港坊間不少調查發現,大部分參與補習的同學認為,補習有助提高成績,不少學生特別提到補習導師授課生動有趣,易懂易記。反過來看,這印證了學校的教育枯燥乏味,老師的講解單調沉悶,無法吸引學生專心聽講。

有研究顯示,目前香港小學教師每週花在日常教學以外的時數約12小時,以致疲於奔命,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去備課及因材施教。

香港大學教授佈雷稱,不僅在香港,補習行業在整個亞洲都很普遍和盛行,並且越加商業化。在韓國,90%的小學生都參加課外補習班。

在韓國、泰國、斯里蘭卡和印度,補習機構都啟用明星教師,以吸引更多學生。

來自印度哥打的莫赫希瓦裡說:「我們也有很多明星補習教師」。他是當地一所叫前程培訓學校的首席執行員。

莫赫希瓦裡表示,參加補習會增加學生學習優勢,但歸根到底,不斷擴大的補習教育並不是由這些明星老師的個人魅力所帶來的,而是學校教育系統缺乏效率。

中國補習班在美上市

在中國,私人補習機構直到1990年代才為人所知。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就是在那時成長並且不斷壯大。創始人俞敏洪特別聘請明星教師,輔導準備申請出國留學的學生。

該集團2006年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,是中國第一家在美國上市的教育機構,俞敏洪身價上漲更一躍成為百萬富翁。

目前,集團擁有240萬學生,是亞洲最大的補習教育機構之一,在49個城市有分支,雇傭了1萬7600名教師,其遠端教育用戶超過780萬人。

加劇社會不平等

亞洲開發銀行今年7月公佈的一份調查顯示,亞洲家庭在孩子的補習教育上花費巨大。這也許會提高個別學生的學習表現,卻加劇了社會的不平等。

韓國每年補習開支相當於政府公共教育支出的80%,2010年日本家長為孩子支付的補習費達120億美元。

1970年代起,韓國的課外輔導班大量湧現。分析稱,接受課外補習的學生達90%,有些知名學院儘管價格不菲,但想要排隊報名的學生人數甚多。

隨之而來產生的就是教育不平衡現象,高收入階層的教育支出激增,低收入階層則出現停滯現象。

韓國改變考試文化

1980年代,韓國政府曾全面禁止私人補習。結果表明並不可行。學校老師抱怨,學生經過前一晚的補習後,第二天在課堂上都開始打瞌睡了。

2009年,韓國政府採用限制學生補習課時的政策,以減輕學生們的壓力,加強創新能力。但此政策影響有限,許多補習班把課程移到了網上。

因此韓國意識到,改變此狀況的唯一方法是改變其考試文化,減少大學入學考試次數,鼓勵大學多考慮學生的綜合素質,而不僅是考試分數。